老版疯狂麻将
 
關鍵字
    當前位置:江蘇景來律師事務所 --
 
《徐州審判》2013年第6期:邳州市人民檢察院訴被告人周厚龍、趙瑞山強奸案

發布時間:2014-3-31 9:15:43  新聞類別:刑事案例 點擊次數:1769
【裁判摘要】兩人共謀輪奸,一人得逞,另一人僅提供便利條件而未實際實施強奸行為,應當認定兩人具有輪奸加重情形。
 
公訴機關:邳州市人民檢察院。
被告人:周厚龍,男,1989年4月16日出生,居民身份證號碼320382198904165556,漢族,小學文化,農民,住邳州市宿羊山鎮新安莊村。因涉嫌犯強奸罪于2012年8月3日被邳州市公安局刑事拘留,當月30日經邳州市人民檢察院批準逮捕,同日由邳州市公安局執行逮捕。
被告人:趙瑞山,男,1995年9月6日出生,居民身份證號碼320382199509065250,漢族,小學文化,農民,住邳州市車夫山鎮埠上村。因涉嫌犯強奸罪于2012年8月3日被公安局刑事拘留,當月30日經邳州市人民檢察院批準逮捕,同日由邳州市公安局執行逮捕。
江蘇省邳州市人民檢察院指控被告人周厚龍、趙瑞山犯強奸罪,向邳州市人民法院提起公訴。
起訴書指控:被告人趙瑞山系邳州市車夫山鎮騰翔賓館吧臺服務員,工作期間認識了在賓館住宿的被告人周厚龍,二人預謀如有到賓館住宿的單身女性就與其發生性關系。2012年8月1日晚,被害人徐某某到騰翔賓館住宿,趙瑞山將這一情況告知周厚龍,二人約好去與徐某某發生性關系,趙瑞山遂將賓館監控錄像關閉并將徐某某所住2012房間的鑰匙交給周厚龍。當晚凌晨1時許周厚龍進入二樓2012房間,強行將徐某某強奸。周厚龍下來后告訴趙瑞山徐某某哭了,并讓其別玩了,趙瑞山遂未與徐某某發生性關系。公訴機關認為,被告人周厚龍、趙瑞山預謀與被害人徐某某發生性關系,后周厚龍違背徐某某的意志,與其發生了性關系,二被告人的行為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條第三款第(四)項的規定,應當以強奸罪追究其刑事責任。被告人周厚龍、趙瑞山共同故意犯罪,在共同犯罪中周厚龍起主要作用,系主犯,趙瑞山起次要作用,系從犯,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十五條第一款、第二十六條第一款、第二十七條的規定,對于從犯應當從輕或減輕處罰。被告人趙瑞山犯罪時不滿十八周歲,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十七條第一、三款的規定,系未成年人犯罪,應當從輕或減輕處罰。
周厚龍、趙瑞山上訴提出:本案周厚龍實施強奸得逞,趙瑞山未實施奸淫行為,不具有輪奸加重情節。
江蘇省徐州市人民檢察院認為:一審判決認定二上訴人構成輪奸系適用法律錯誤,量刑畸重,應當改判。理由是:根據刑法規定,二人以上輪奸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者死刑。所謂輪奸,是指兩個以上的行為人基于共同認識,在同一時間內,先后連續、輪流地對同一名婦女(或幼女)實施奸淫的行為。輪奸,作為強奸罪加重處罰的一種法定情形,解決的僅是對行為人所要適用的法定刑檔次和刑罰輕重問題。各行為人只要實施了強奸行為,就應當對其適用相應的法定刑,反之,如未實施強奸行為,則不具有該加重處罰情形。本案中,二上訴人經預謀后,系周厚龍一人獨自上樓進入被害人房間后實施強奸行為,趙瑞山只是提供房門鑰匙等幫助行為,并未至強奸現場,即趙瑞山并未實施任何構成強奸罪的犯罪構成要件的行為,其只是在周厚龍的強奸行為中起到輔助作用,因此,二上訴人的行為不具有輪奸情節。一審法院認定輪奸,系適用法律錯誤,造成量刑畸重。
邳州市人民法院一審審理查明:被告人趙瑞山系邳州市車夫山鎮騰翔商務賓館前臺服務員,其在工作期間認識了在該賓館住宿的被告人周厚龍。2012年7月下旬的一天,兩人預謀如有到賓館住宿的單身女性,就輪流與其強行發生性關系。2012年8月1日晚10時許,徐某某因與家人吵架,獨自到騰翔商務賓館住宿,趙瑞山將這一情況告知周厚龍。兩人經商議,欲輪流與徐某某強行發生性關系,趙瑞山遂將賓館監控錄像關閉,并將徐某某所住2012房間的鑰匙交給周厚龍。次日凌晨1時許,周厚龍、趙瑞山一起上二樓,周厚龍先打開2012房間門,然后兩人一起下樓。周厚龍將手表及腰帶取下放在前臺,隨后帶著手機又上二樓進入2012房間,采取捂嘴、言語威脅等手段,強行與被害人徐某某發生了性關系。此時,趙瑞山欲與徐某某發生性關系,便給周厚龍打電話(兩人未通話),周厚龍隨即下樓,見到趙瑞山后以徐某某哭了為由,勸阻趙瑞山,趙瑞山因而未與徐某某發生性關系。2012年8月2日,邳州市公安局民警將被告人周厚龍、趙瑞山傳喚到案。
上述事實,有公安機關出具的發破案經過、提取筆錄及照片,法醫物證鑒證書,證人郭以玲、張某等人的證言,被害人徐某某的陳述,被告人周厚龍、趙瑞山的供述,公安機關出具的現場勘驗檢查記錄、提取痕跡物品登記表等證據證實,足以認證。
本案一審的爭議焦點是:周厚龍、趙瑞山是否具有輪奸加重的情節。
江蘇省邳州市人民法院一審認為:被告人周厚龍、趙瑞山先預謀輪流與被害人徐某某強行發生性關系,后被告人周厚龍采取暴力、威脅手段強行與徐某某發生性關系,在被告人趙瑞山欲與徐某某發生性關系時被制止的事實,既有二被告人在偵查階段羈押隔離前的供述,又有二被告人被羈押隔離后的供述,且有被害人徐某某陳述、證人證言、物證鑒定書等證據,相互印證一致,上述事實足以認定。被告人周厚龍、趙瑞山主觀上明顯存有輪流強行奸淫被害人而實施共同犯罪的犯意,客觀上系被告人趙瑞山在提供被害人信息及房間鑰匙、關閉監控錄像后,先由被告人周厚龍實施對被害人強行奸淫的行為,而被告人趙瑞山在此期間等候,在欲對被害人繼續實施強行奸淫的行為時被勸阻后放棄,二被告人的行為符合強奸犯罪中輪奸情節的犯罪構成。被告人趙瑞山因被告人周厚龍對其勸阻而沒有繼續實施強行奸淫被害人的行為,不影響強奸犯罪中的輪奸情節的成立,且為犯罪既遂。被告人周厚龍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被告人趙瑞山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從犯,其又系未成年人犯罪,歸案后如實供述自己罪行,結合本案的具體情節和二被告人的悔罪表現,對被告人周厚龍予以從輕處罰,對被告人趙瑞山予以適度減輕處罰。
據此,江蘇省邳州市人民法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條第三款第(四)項、第二十五條第一款、第二十六條第一款、第二十七條、第十七條第一、三款、第六十七條第三款、第五十五條第一款、第五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于2013年7月18日判決:
一、被告人周厚龍犯強奸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剝奪政治權利二年。
(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2年8月2日起至2022年8月1日止。)
二、被告人趙瑞山犯強奸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
(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2年8月2日起至2016年2月1日止。)
周厚龍、趙瑞山不服一審判決,以“兩人的行為不具有輪奸加重情節”為由向江蘇省徐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
徐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
輪奸是指兩個以上男子出于共同的奸淫認識,在同一段時間內,先后對同一婦女(或幼女)輪流實施奸淫的行為。輪奸是法律所明確規定的強奸罪的加重量刑情形之一,作為強奸罪加重處罰的一種法定情形。輪奸系情節加重犯,兩名以上行為人只要基于共同的強奸故意,在同一段時間先后對同一被害人實施強奸行為的,就應當依法認定為具有輪奸情節,各行為人的強奸行為是否得逞,并不影響對各行為人具有輪奸情節的認定。輪奸情節加重的根據有兩點:一是事實根據,二是法律根據。在評價一起二人以上共同實施的強奸案件,是否具有輪奸情節加重因素時,應當把事實根據和法律根據結合起來進行評價。所謂事實根據就是婦女或幼女在同一時間段連續遭到奸淫,這是輪奸行為的基本形態,如果僅僅立足這一事實根據,而不考慮其他形態的輪奸實施者主觀上給社會帶來的危害性,顯然是違背了罪刑相一致的刑法原則。本案中,上訴人周厚龍強奸得逞,趙瑞山沒有實際實施奸淫行為,表面上本案的被害婦女沒有連續遭到奸淫,但從法律根據上看,由于兩人案發前,經過了預謀,對共同強奸的故意策劃是非常明確的,其主觀的惡性產生的社會危害是嚴重的,而且因預謀產生的輪奸故意,直接使得兩人共同實施強奸犯罪行為,刑法之所以應在二人以上的行為人實施非基本形態的輪奸行為時認定情節加重,原由之一就在于行為人的主觀惡性的當罰性,運用一般的強奸處罰標準,顯然是罰不及罪,因此有必要在一般強奸處罰標準的基礎上,運用情節加重的處罰理念,以此調整單純按照事實根據評價輪奸情節加重的不完整性;原由之二在于行為人的行為當罰性,本案上訴人趙瑞山雖只有提供房門鑰匙、關閉監控錄像的行為,但主觀上是為了實現與周厚龍共同輪奸的犯罪目的,其行為的性質含義以及對社會構成的危害與一般意義上的強奸行為相比更為嚴重,同樣需要運用情節加重的理念對其行為性質作出認定。所以本案應對上訴人犯罪的故意與行為結合起來綜合評定,充分考慮到主觀罪過和客觀行為對案件性質及量刑的影響,故兩上訴人和檢察機關提出的“本案不具有輪奸情形”的意見均不成立,本院不予采納。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五條第(一)項之規定,裁定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本裁定為終審裁定。
 
案例報送單位:徐州市中級人民法院
一審合議庭成員:李  健、徐  鋒、李  華
二審合議庭成員:陸  紅、張誓言、杜秀蘭
編報人:張誓言
第1頁  共1頁
編輯:趙帥 
 
發表評論】【打印新聞】【關閉窗口  
最新

網站地圖 |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Copyright © 2012-2013 徐州景來律師事務所  All Rights Reserved.
你是第2096648位訪客    建議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IE6.0以上瀏覽器     技術支持: 邳州慧網

蘇公網安備 32038202000159號

老版疯狂麻将